年羹尧被处决后,官员在抄家时发现了7个字,气得雍正口吐鲜血

创业指导 阅读(769)
188比分 ?

  年羹尧是清朝康熙与雍正年间的一员名将,官至抚远大将军、一等公等诸多“头衔”,只是这位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恃才放犷,安奈不住自己愈发“膨胀”的内心,而后被雍正削官夺爵。在年羹尧被处决后,官员在抄家时发现了7个字,气得雍正口吐鲜血,这是哪7个字呢?

  年羹尧也算是出生在官宦世家,他的父亲曾官到湖广巡抚,而年羹尧在其父的影响下受到了正规、系统的教育,再加上自身的聪明,在21岁的时候考中进士而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,凭借着自己的学识步步高升。

  

  1709年时,不到三十岁的年羹尧就已经成为了封疆大吏,升任四川巡抚一职。可以说初期阶段的年羹尧还是非常有才干的,在他管理四川时提出了很多兴利除弊的举措,康熙帝也给予了他极高的肯定,希望他“始终固守,做一好官”。

  之后,在多次的战争之中,无论是击败准噶尔部,还是平定西藏,年羹尧都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康熙六十年,也就是1721年,年羹尧进京入觐,康熙御赐弓矢,并升为川陕总督,成为西陲的重臣要员。

  而到了雍正即位后,年羹尧的地位更是如日中天,总揽西部一切事实,并成为雍正皇帝在西部的“代言人”,也可以说是当地的“土皇帝”一般的人物。

  

  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地位,难免会让人迷失自我,年羹尧在这样的环境下越来越“膨胀”起来,“年羹尧才气凌厉,恃上眷遇,师出屡有功,骄纵。行文诸督抚,书官斥姓名。请发侍卫从军,使为前后导引,执鞭坠镫。”

  在雍正面前甚至无视“君臣之礼”,导致出现君臣失和的局面。但凡臣子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诚惶诚恐,而年羹尧却丝毫不当回事,擅作威福、结党营私、贪敛财富,一系列的恃才放犷之举,引起雍正皇帝的强烈“不适”。

  最后雍正以“捧杀”的手段,又以俯从群臣所请为名,尽削年羹尧官职,给年羹尧开列九十二款大罪,请求立正典刑,最后念在之前诸多的功勋业绩,赐其狱中自裁。

  

  但事情却并没有因为年羹尧的死而宣告结束,在官员抄家时发现了记载年羹尧《西征随笔》一书,据当时的官员奏报:“臣等再加细搜粗重家伙,于乱纸中得抄写书二本,书面标题《读书堂西征随笔》,内有自序,系汪景祺姓名。臣等细观,其中所言,甚属悖逆,不胜惊骇。”

  这书中的内容有一句“皇帝挥毫不值钱”,对先帝康熙有大不敬的“消遣”行为,在古代这是大逆不道、罪不可怒的灭门之罪,把雍正气得直接吐血,在书封上痛批:“悖谬狂乱,至于此极!惜见此之晚,留以待他日,弗使此种得漏网也!”

  这本书的作者是汪景祺,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会谄媚于人的“糟老头”,因为擅于拍年羹尧的马屁而得到赏识,在年羹尧西征时期随身带在身边,随时倾听他的阿谀奉承之语,而此书就是当时所作,

  年羹尧是清朝康熙与雍正年间的一员名将,官至抚远大将军、一等公等诸多“头衔”,只是这位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恃才放犷,安奈不住自己愈发“膨胀”的内心,而后被雍正削官夺爵。在年羹尧被处决后,官员在抄家时发现了7个字,气得雍正口吐鲜血,这是哪7个字呢?

  年羹尧也算是出生在官宦世家,他的父亲曾官到湖广巡抚,而年羹尧在其父的影响下受到了正规、系统的教育,再加上自身的聪明,在21岁的时候考中进士而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,凭借着自己的学识步步高升。

  

  1709年时,不到三十岁的年羹尧就已经成为了封疆大吏,升任四川巡抚一职。可以说初期阶段的年羹尧还是非常有才干的,在他管理四川时提出了很多兴利除弊的举措,康熙帝也给予了他极高的肯定,希望他“始终固守,做一好官”。

  之后,在多次的战争之中,无论是击败准噶尔部,还是平定西藏,年羹尧都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康熙六十年,也就是1721年,年羹尧进京入觐,康熙御赐弓矢,并升为川陕总督,成为西陲的重臣要员。

  而到了雍正即位后,年羹尧的地位更是如日中天,总揽西部一切事实,并成为雍正皇帝在西部的“代言人”,也可以说是当地的“土皇帝”一般的人物。

  

  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地位,难免会让人迷失自我,年羹尧在这样的环境下越来越“膨胀”起来,“年羹尧才气凌厉,恃上眷遇,师出屡有功,骄纵。行文诸督抚,书官斥姓名。请发侍卫从军,使为前后导引,执鞭坠镫。”

  在雍正面前甚至无视“君臣之礼”,导致出现君臣失和的局面。但凡臣子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诚惶诚恐,而年羹尧却丝毫不当回事,擅作威福、结党营私、贪敛财富,一系列的恃才放犷之举,引起雍正皇帝的强烈“不适”。

  最后雍正以“捧杀”的手段,又以俯从群臣所请为名,尽削年羹尧官职,给年羹尧开列九十二款大罪,请求立正典刑,最后念在之前诸多的功勋业绩,赐其狱中自裁。

  

  但事情却并没有因为年羹尧的死而宣告结束,在官员抄家时发现了记载年羹尧《西征随笔》一书,据当时的官员奏报:“臣等再加细搜粗重家伙,于乱纸中得抄写书二本,书面标题《读书堂西征随笔》,内有自序,系汪景祺姓名。臣等细观,其中所言,甚属悖逆,不胜惊骇。”

  这书中的内容有一句“皇帝挥毫不值钱”,对先帝康熙有大不敬的“消遣”行为,在古代这是大逆不道、罪不可怒的灭门之罪,把雍正气得直接吐血,在书封上痛批:“悖谬狂乱,至于此极!惜见此之晚,留以待他日,弗使此种得漏网也!”

  这本书的作者是汪景祺,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会谄媚于人的“糟老头”,因为擅于拍年羹尧的马屁而得到赏识,在年羹尧西征时期随身带在身边,随时倾听他的阿谀奉承之语,而此书就是当时所作,